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大乱伦全家 2
大乱伦全家 2
 赵军笑道:「话这么多,才说你一句就这么多话,一会他们来了,非叫你姐夫好好操操你的这张小刁嘴不可。」
  黄小梅笑了,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姐姐黄小霞家的号码。
  「喂,谁呀?」
  「姐姐吗?我是小梅呀!干嘛呢?我姐夫在家吗?」
  「怎么?想你姐夫了?他在看电视呢!赵军没在家吗?」
  「在家呢,我俩呆着怪没意思的,想找你和我姐夫过来玩。」
  这时,黄小霞想到妹夫赵军那粗大的鸡巴插屄的美味,不由「咯咯」笑了起来,嘴里却说:「你个小骚货,是
不是想你姐夫的大鸡巴了?告诉你吧,你姐夫和我做爱的时候总叫你的名字呢!」
  黄小梅也笑道:「还说我骚呢!你呢,你不也想我们家赵军吗?啧啧!可白瞎了赵军的心思了,他和我操屄的
时候也喊着你的名字呢!」
  「真的假的呀?」
  「真的,你这个当大姨子的魅力还真不小呐!」
  「他们这些男人都这样,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总是人家的老婆好。」
  这时,徐亮过来接过话筒:「小梅呀,想不想姐夫哇?」
  「当然想──个屁!」说完,小梅恶作剧地笑起来。
  徐亮却顺藤摸瓜的捋杆往上爬:「怎么,想我的屁股?那想不想姐夫的鸡巴呀?要想,姐夫就去操你的小浪屄。」
  小梅笑道:「操你妈的吧!死相。怎么,鸡巴硬了?操你妈的屄正好。」
  徐亮也回骂道:「我倒是刚操了你姐的屄。」说完,才知道说漏了嘴。
  小梅大笑:「哈哈!对了,我姐是你妈,那我就是你老姨了,快叫老姨呀,大外甥。呵呵!」
  徐亮嘿嘿傻笑着:「小骚屄,就这张嘴刁,就知道骂人,一会看我不操烂你这小淫嘴!」
  「是你自己找骂的。」
  徐亮知道这个小姨子的脾气,也不生气,想着她那美丽无比的小模样,心里直痒,恨不得立刻将她搂在怀里玩
弄一番,于是低声问道:「小骚货,到底想不想我?说真的,姐夫可好想你呀!」
  小梅也骂够了,笑道:「还真有点想了,要不能给你们打电话吗?姐夫哇,人家的心你还不了解吗?什么时候
忘过你呀?」
  一席话,说得徐亮差点飞起来,心里这个美呀。心想这个小姨子就这点讨人喜欢,嘴里不饶人,但特别体贴人,
特开心儿。心里想听些好听的,就问:「那你都哪儿想姐夫了?」
  「哪都想了。」
  「哪最想啊?」
  「心里最想呗。」
  「还有呢?」
  小梅知道徐亮想听什么,笑道:「浑身都想啊!要说最想的地方吗?嘻嘻,人家的小屄最想呗!」
  「对嘛,那想姐夫的哪里呢?」
  「想啊,想姐夫的大鸡巴喽!哎呀,什么呀,人家都不好意思啦,臭姐夫,就喜欢听这些下流话。嘻嘻!」
  「你呢?你还不是喜欢说?呵呵!」两个人调笑着。
  这时,黄小霞接过话筒,笑着道:「小梅呀,瞧瞧你和你姐夫你们俩这个亲热劲,打情骂俏的,听得我好肉麻
呀!干脆明天搬到一起住得了,不就能一解相思了?」
  小梅道:「就怕你舍不得呢!再说,要是整天在一起可就没这个味道了。呵呵!」
  小霞道:「要说别人舍不得还行,就他呀,还真舍得,你们俩正好天生一对儿——狗男女。」
  小梅正要回骂姐姐一句,赵军过来接过话筒:「谁是狗男女呀?」
  黄小霞一听是赵军,忙说:「阿军呀,我是在说小梅和她姐夫呢!」
  赵军听到朝思幕想的大姨子声音,心里一震,嘴里的话格外透出温柔:「大姐呀,好几天没见你了,还好吗?」
  「阿军哪,嘻嘻!挺好的,你也好吧?怎么,想大姐了吗?小梅说你和她做爱的时候叫我的名字了,是不是真
的呀?」
  「真的,是真的,而且我有时侯做梦还和你……」
  「和我干什么了?说呀!」
  「有时侯做梦还和你操屄呢!」
  「讨厌,这也是你这做妹夫的和大姨子说的话,真不要脸!」顿了顿,又小声说:「不过,我喜欢听。阿军啊,
其实我也挺想你的,昨晚我还梦见你的大鸡巴插进了大姐的屄里呢!」
  这时小梅在一旁笑道:「大姐,还说我骚呢,你这当大姨子的和自己妹夫聊得也够骚的了。嘻嘻!既然大家都
想了,姐,你和我姐夫就快过来吧!咱们来个大群交,好好过过瘾。」
  「好吧,你俩等着,我们马上就到。」
  听到敲门声,屋里正在操穴的黄小梅和赵军就知道是姐姐黄小霞和姐夫徐亮来了。黄小梅也不穿衣服,就那么
光着臀,一丝不挂的走过去开门。
  「哎呦!你们两口子来了。赵军,大姐和姐夫来了。」小梅热情地招呼着,已经和姐夫徐亮搂抱在一起了。赵
军听见,忙从屋里出来笑迎两人。
  小霞笑道:「小梅,你就那么迫不及待呀!还没进屋就和你姐夫搂上了,也不怕别人看见?」嘴里这么说着,
那软绵绵的身子已经靠在了妹夫赵军身上,赵军一只手也搂住了大姨子黄小霞的柳腰,两个人亲了个嘴。四人也不
多说什么就互相搂抱着进了屋。
  进屋后,赵军和大姨子黄小霞站在地上搂着亲嘴,互相抚摸;徐亮和小姨子黄小梅坐到沙发上,黄小梅干脆就
坐到了姐夫徐亮的大腿上。
  黄小霞一边脱衣服,一边笑道:「你们俩这不正操得好好的吗,怎么还找我俩来呀?」
  黄小梅笑道:「问你妹夫呀,你妹夫想你的穴了呗!人家现在和我操穴觉得没意思了,就喜欢操你呢!」
  赵军接道:「这倒是真话,我还真想和大姐操穴了。不过小梅,你不也想姐夫的鸡巴了吗?」
  小梅笑道:「谁想他了?你瞧他这色狼相。姐姐,你平时是不是都不给我姐夫操穴呀?咋把他旷成这样啊?呵
呵!」
  黄小霞笑道:「我不叫他操还行?你还不知道你姐夫吗,哪天不操穴能熬得过去?再说了,就算我不给他操,
他还不会操他妈和他姐的穴呀?他们家的那些破鞋乱伦的事谁不知道哇!」
  黄小梅一听,笑道:「姐夫,你还整天和徐娜操穴呀?我那个老同学,我还真好久没见她了呢,她还那么骚哇?」
  徐亮道:「你竟听你姐胡说吧,就算我和她乱伦,那也没什么呀!大家又不在一起住,只是偶尔操一下而已。
我还能天天去操我妹妹呀?就算我妹夫不管,也怕别人说闲话呀!再说了,我每次操你姐和阿娜的穴时,都叫着你
的名字呢!姐夫什么时候也不敢忘了我的亲『老姨』呀。哈哈!」
  黄小梅听了,心里美孜孜的,知道姐夫的确是真喜欢自己,嘴里却道:「你就拣好听的说吧,反正我也没听见。」
  这时,黄小霞接道:「你姐夫这话倒是真的,他操我和阿娜时还真经常叫小梅的名字呢!」
  赵军道:「小梅和我操的时候也总叫『姐夫、姐夫』的,看来你俩还真够铁的呢!」
  小梅笑道:「那当然了,谁家姐夫和小姨子不都这么回事嘛!你们没听人家说小姨子是姐夫的贴身小棉袄吗?
我不叫他穿,咋能叫小棉袄呢?」说得大家都笑了。
  徐亮笑道:「那你这么说,你姐不就是赵军的大棉袄了吗?」
  黄小霞笑道:「缺德鬼,净胡说!阿军,别管他俩,大姐的穴里都痒了,快用你的大鸡巴给大姐止止痒吧!」
  赵军听了,急忙把大鸡巴对准了大姨子的嫩穴,「噗嗤」一声插了进去,插得小霞身子奋挺着,嘴里叫着:「
啊……我的好妹夫……你的鸡巴……真好……把……大姐的屄……都给插满了……啊……用力操吧……大姐……就
喜欢……叫你的鸡巴操……啊……」
  赵军道:「大姐……你的穴……真好……妹夫……想你好久……了……今天我……要好好的玩玩你……操死你
……美美……的小骚穴……」
  黄小霞叫道:「啊……真美呀……阿军……你的鸡巴……好大……呀……还得是……乱伦……刺激啊……和你
操穴……感觉就是……不一样啊……」
  赵军道:「那当然了,现在谁还只和对象操穴呀?再好的穴成天操也够哇!还是野味好吃呀!呵呵……」
  黄小霞道:「那是当然了……再粗大的鸡巴……成天操……也没意思了……就得经常……换换……这才叫生活
呢……大家交换着玩……才有新鲜感呀……」
  「太对了,大姐……我觉得……越乱伦……就越刺激……」
  「我看也是……」
  星期六,徐娜和哥哥徐海、嫂子黄小霞三人早早地就来到机场,因为今天徐家老大徐光和妻子上官蓝要乘这班
飞机回国。两个人一下飞机,就看见来接他们的三人,众人见了面,格外的亲热。
  徐海首先接过了嫂子上官蓝的行李包,笑道:「你们怎么才回来,这次西欧之行好玩吗?都想你们了。」
  徐光笑道:「你小子是想你嫂子了吧?」
  徐海道:「可不是吗?我嫂子不在家呀,我都睡不着觉,可想死我了!」说完,也不管周围人多,上前就把漂
亮的嫂子搂在怀里,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上官蓝推了他一把,笑道:「还是这副德行,也不怕人家看见!徐光,你们哥俩怎么都一个德行?」嘴上说着,
脸上却笑得甜甜的,樱唇迎着小叔子徐海吻过来的嘴唇贴了上去。
  两人一边深深地吻着,徐海的手已经伸环过上官蓝的柳腰,在嫂子的玉臀上摸了一把。吻过了,又在嫂子耳边
轻声道:「我的好嫂子,和我哥出去这些天也不知道你的小屄给我哥操肿了没有?我可真想操你了。」
  上官蓝羞道:「你胡说些什么呀?回家再说嘛。少不了你的,回家让你玩个够。」
  徐光见到叔嫂两个的亲热劲,不但不生气,反而十分欣慰,嘴里笑道:「瞧瞧你们叔嫂俩,倒好像你们俩是两
口子似的,一见面就又搂又亲的,我可要吃醋了。呵呵!」
  这时徐娜和黄小霞走过来一左一右地靠在徐光身边,徐光则左手搂住妹妹徐娜,右手搂住弟媳黄小霞,和两人
分别亲吻着,然后几个人就这样搂搂抱抱的钻进汽车。
  徐海开车,不得不放开嫂子上官蓝。徐亮问先去哪里,是否回家?并笑说:「老爸好久没操嫂子了,是不是回
家让嫂子侍侯一下老爸呀?」
  上官蓝笑说:「那是一定的,不过我要先回家洗个澡。」就让徐海先送自己和徐娜、小霞回家洗澡,再送徐光
回家和父母见面。于是徐海就把徐娜、黄小霞送到上官蓝家,徐海和徐光则驾车回父母家面见父母。
  三个女人到了上官蓝家后,徐娜笑着问:「嫂子,这次给我们带什么好礼物了?」上官蓝笑着说:「你猜。」
徐娜道:「是什么呀?你就会卖关子。」
  上官蓝笑道:「这件好东西,就在我身上,你们还猜不到。」
  黄小霞道:「一定是戒指,要么就是项链。」
  上官蓝道:「都不是,你们来看。」说着,竟开始脱衣服了。徐娜和黄小霞以为她要洗澡,连忙说:「我们俩
也正好一起洗,三个人还可以互相擦身子。」也各自脱光了衣服。
  两人脱完了,却见上官蓝还穿着裤衩,小霞问道:「嫂子,你怎么不脱裤衩呀?」
  上官蓝神秘地道:「刚才我把他们男人支开,就是要给你们俩看样好东西,你们俩过来。」说完,小霞和徐娜
走过来,上官蓝道:「你们俩伸手在我裤衩下边摸摸。」
  徐娜伸手在嫂子裤衩前面一摸,只觉得里面有一条粗粗硬硬的弹性肉棒,徐娜笑道:「嫂子,你怎么长出根大
鸡巴了?」
  黄小霞也好奇地一摸,道:「可不是吗?嫂子,你变成人妖了?」
  上官蓝笑道:「现在知道了吧?我给你们带好东西来了。」说完脱下了三角裤衩,只见在上官蓝的阴毛下趴着
一根粗大的男性阴茎。明知道是假的,但做得逼真极了,简直就像真的一般,而且一端是插在上官蓝的小屄里面,
一端露在外面,那硕大的龟头、光滑的阴茎,看上去美极了。
  小霞笑道:「嫂子,你真了解我们,知道我们喜欢玩同性恋,带回这么个好宝贝。」
  徐娜也说:「太好了,以后我们便可以好好的用它来享受同性恋的乐趣了。对了,嫂子,你就这么一直的插在
里面飞回来的?」
  「是啊!你瞧,我的裤衩都湿透了。」
  两人一看,可不是,上官蓝的裤衩都快成水洗的了。徐娜在上官蓝的嘴上亲了一下,道:「嫂子,你真骚,连
坐飞机都不忘操屄呀?怪不得我刚才见你连走路都把两腿一夹一夹的,我还以为你来月经了呢!」
  小霞却说:「嫂子,你要是总把这么粗大的鸡巴长时间插在屄里面,会把小屄撑松的。」
  上官蓝道:「我知道,我平时也不总这么做。因为这东西是会震动的,里面有磁场,有一定的保健作用,插在
小屄里面有好处。再者,坐飞机安检的时候怕给查出毛病来,倒不是什么违禁东西,但要打开箱子一看是这种东西,
多难为情啊!在国外倒没什么,可国内就不行,我这才放在屄里面带回来的。」
  徐娜道:「嫂子真伟大,简直像克格勃一样了。」
  上官蓝道:「我还有好东西呢!你们来看。」说完就那么光着臀,屄里夹着根大鸡巴下了地去拿皮箱,走路时
显然屄里用了力,鸡巴悠荡着,却不掉出来。
  徐娜笑道:「嫂子真像个男人呀,就是太漂亮了。」
  黄小霞补充道:「什么男人呀,瞧那胸前两只大奶子,哪里是男人能有的?我看呀,分明是人妖。」说完两人
笑起来。
  上官蓝把皮箱放到床上,打开来取出一样东西,小霞和徐娜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
  只见上官蓝取出来一个红匣子,打开来一看,又是一个两端都是鸡巴的「两头蛇」,不过这个和插在上官蓝屄
里的那个又有不同,因为两端分别是一粗一细两根鸡巴。
  徐娜道:「这有什么好处?」上官蓝笑道:「这个宝贝有两个好处,第一,可以三、四个女人一起玩,当然姿
势会比较难;第二,可以两个女人同时操小屄和屁眼,一举两得。」
  徐娜笑道:「嫂子就是嫂子,我可真服了你,这还不玩出花来呀?对了,嫂子,你这次和我哥出去,有没有和
外国人操屄呀?」
  上官蓝一把搂住徐娜的腰,笑道:「我就知道你会问这个,告诉你吧,这次我们出去可真大开眼界了,天天都
和那些洋鬼子操屄。人家外国人那真叫开放,男人个个人高马大,鸡巴大、卵子肥,操起屄来呀真是过瘾,时间都
是好几个小时,女人也都那么开放、骚浪。我们还参加了一个群交俱乐部,好几十人,随便操。有一次,我被轮奸
了整整一夜,你大哥也操了二十多个女的,爽的不得了,说实在的,要不是舍不得咱有个这么好的家庭,我们真不
想回来了呢!」
  一番话,说得黄小霞和徐娜羡慕不已。
  徐娜笑道:「是不是真的?不是吹牛吧?」
  上官蓝笑道:「就知道你们不信,我们特意都录了像,又刻成了影碟,有十几张呢,你们以后慢慢看吧!」
  小霞问:「那你有没有和外国的女人玩过同性恋呀?」说着伸手捏弄着上官蓝的乳头,两人的脸蛋贴在一起厮
磨着。
  上官蓝也伸手握住小霞的乳房,说道:「当然有了,还不止一个呢!在外国这种事是公开的,不像咱们这么偷
偷摸摸,外国女人搞同性恋就像处对象这么普遍。特别是她们的舌头比我们长,往屄里那么一舔,真是美透了!告
诉你们吧,我还玩过一个人妖呢!名叫蒂娜,长得特美,乳大腰细屁股肥,皮肤又白又嫩,可你猜怎么着?脱了裤
衩一看,一根粗大的鸡巴挺了出来,真不知道人家怎么弄的。那天我和你哥玩了她一宿,『她』操我的屄,你哥操
她的屁眼,那种感觉真是无法形容,就像第一次乱伦时的心理一样。对了,就是这张碟,你们看看吧,里面那『女
的』就是蒂娜。」
  说完,从箱子的一叠光盘中取出一张,塞进影碟机里。果然屏幕上出现一个妖艳美丽的女人在脱衣服,当『她
』脱下裤衩时,露出一根粗大无毛的鸡巴,然后出现了全身赤裸的上官蓝和徐光。徐光把一丝不挂的蒂娜拦腰搂住,
两个人的嘴唇便长时间的吸在了一起,胯下两个人各自的鸡巴都挺立起来,互相碰触和摩擦着,徐光一手托起蒂娜
的丰满的乳房,一手摸着蒂娜的屁股,蒂娜则伸手握住了徐光的鸡巴,把它和自己的鸡巴靠在一起贴着。这时,上
官蓝走过来蹲在两人中间,分别握住两人的鸡巴用手套弄起来,并张开嘴把蒂娜的鸡巴吞进嘴里,口交起来。
  小霞说:「嫂子,你怎么不先含你老公的鸡巴呀?」
  上官蓝笑道:「我们是两口子,天天都能含,当然我要先含蒂娜的了,因为以前没玩过嘛!」
  小霞抓过那依然插在上官蓝屄里的大鸡巴,抽插了几下,笑道:「你就说你骚得了,小浪屄,和人妖操屄,羡
慕死人了!」
  上官蓝「哎呦」了一声,说道:「轻点呀,怎么样,没骗你们吧?你再看这里。」说完用遥控器把时间导到中
间,只见屏幕上出现的是上官蓝躺在地上,蒂娜趴在上官蓝身上,一边和上官蓝亲吻,一边把粗大的鸡巴放进上官
蓝的小屄里抽插,四乳相交,鸡巴抽送,画面极具冲击力。而徐光站在地上,抱着蒂娜的屁股,把鸡巴送进蒂娜的
屁眼里大干起来,三个人兴奋地嚎叫着……
  看到这里,上官蓝笑道:「好了,你们改天再看吧,我现在想和你们俩操屄了。」
  徐娜道:「我也忍不住了,二位嫂子,谁先来爱爱我呀?」
  上官蓝和黄小霞对望了一眼,一起说:「我来。」说完后,两个人却没理徐娜,而是抱在一起亲热起来。
  黄小霞一翻身就骑在了大伯嫂上官蓝的身上,双手在上官蓝的乳房、屁股以及身体各处一顿乱摸,又趴在她胸
前,在上官蓝的乳房上一通乱吻,并含住乳头细心地吸吮起来。徐娜一看,也笑嘻嘻地爬了过来,依样吻着上官蓝
的另一只妙乳。
  两个女人的四只玉手在上官蓝全身乱摸起来,上官蓝被刺激得轻声呻吟着,嘴里浪声道:「啊……你们这俩小
骚屄……怎么一起……来呀……啊……我……的……屄……里……受不了了……啊……」
  黄小霞一听,伸手将上官蓝插在屄里的那根大鸡巴抽了出来,上官蓝体内顿感空虚,急忙说:「不要抽出来…
…我……要大鸡巴嘛……」
  黄小霞笑道:「大嫂真骚啊!我是想给你用嘴舔舔屄。」说完,吐出含在嘴里的乳头,舌尖沿着上官蓝光滑、
平坦的小腹吻了下去,穿过那毛茸茸的细草,舔到上官蓝的阴蒂上。上官蓝兴奋地分开双腿,黄小霞将上官蓝的大
阴唇扒开,用舌头在那鲜红的嫩肉上和阴蒂的小豆豆上来回舔吮,并用舌头在屄口抽插着。
  徐娜则抱起上官蓝的上身,让嫂子半躺在自己怀里,搂着嫂子的身体,一边抚摸她胸前的一对乳房,一边低下
头,嘴唇贴上嫂子的樱唇,舌头送进上官蓝嘴里,和上官蓝亲密地交吻起来,上官蓝则用手在徐娜同样美丽的躯体
上仔细地抚摸着。
  黄小霞在上官蓝的阴唇上舔了一会,又骑到上官蓝叉开的两腿之间,用手扒开自己的阴唇,将自己那细密阴毛
掩映下的小嫩屄对准上官蓝的小屄贴了上去。
  上官蓝一见,乐得直叫:「啊……小霞,你要和我磨镜啊?好久没玩了……你这个……小骚屄。」说完,也用
手分开自己的大阴唇,对着小霞的嫩屄贴了上去,两人那鲜红的小阴唇就像亲吻的嘴唇一样紧密地粘在了一起,来
回摩擦着。
  磨着磨着,黄小霞还特别掰开两人阴蒂的包皮,露出各自那犹如小花生米般的阴蒂头,贴在一起摩擦起来。这
一下,两人都爽得大叫,淫水有如决堤的洪水一样涌了出来。
  这时,徐娜已经骑到上官蓝的头上,用手指剥开阴蒂的包皮,另一只手扒开嫩屄,露出嫩肉,送到上官蓝的嘴
边。上官蓝会意地把红唇贴上去,伸出舌头舔吸徐娜的阴唇和阴蒂,并不断「啧啧」地做着响吻。
  徐娜玉臀摇动着,用肉屄操着大嫂上官蓝的嘴,嘴里淫荡地叫着:「啊……真爽……我操……啊……屄……呀
……快……舔啊……大嫂……操屄呀……我操你老公的……鸡巴啊……」上官蓝嘴却被徐娜的屄堵着,不能说话。
  黄小霞一听,笑道:「阿娜,你个小骚屄,竟……胡说……她老公……不是你哥吗?怎么的……你要操你大哥
呀?那不成了乱伦了吗?嘻嘻!」
  徐娜一听,不但不害臊,竟恬不知耻地浪笑道:「可不是吗?我操她老公,不就是操我亲哥吗?嘻嘻……那可
就是标准的兄妹乱伦了。啊……好啊,我就要操我哥的大鸡巴……就和我哥乱伦……我天天都让我亲哥的大鸡巴操,
啊……操我的小屄……怎么了!不行啊?又不是没操过!嘻嘻,我以后天天上你们家去,让我哥操我的屄。行不行
啊?两位嫂子。」
  黄小霞笑道:「谁敢说不行啊?操就操呗!不怕把你的小屄操烂了,你就叫你哥操。这是你和你哥的事儿,谁
乐意管你们的!我倒是乐不得,省得你哥成天操我。」
  上官蓝也笑道:「你们俩呀,满口『操屄』呀,『乱伦』的,说出这么可耻的话也不脸红,真不要脸!偷着搞
搞也就算了,怎么还像怕别人不知道似的成天挂在嘴上啊!」
  徐娜笑道:「也不知道是谁不要脸,又操人妖,又搞同性恋。怎么了,我们乱伦算什么呀?再说了,你也没少
乱伦呀!假正经,本来是个松了吧唧的浪屄,硬要装紧,还想当处女不成?嘻嘻,怕是你屄里少了层膜了吧!」
  上官蓝知道徐娜的脾气,也不生气,笑道:「你个小骚屄,人家说一句,你有十句跟着,将来结了婚,那还得
了?还不把你丈夫给吃了哇!」
  徐娜笑道:「那也差不多。不过,我不是全吃,而是只吃鸡巴,也不能用嘴吃,而是用屄吃。嘻嘻!」
  黄小霞笑道:「操你妈的,这小骚屄真是绝了,亏她怎么想出来的?大嫂,将来她结婚的时候,咱俩就把她老
公的鸡巴操折了,看她还操什么?」
  「还能操什么?操我哥呗!嘻嘻。」
  三个女人聊着私房话,动作可没闲下来,此时黄小霞和徐娜已经双双骑在了上官蓝的胯间,上官蓝知道她们要
试试三个人一起操屄的滋味,就取过那支有四只鸡巴的假阳具,将一端的两只鸡巴分开,黄小霞和徐娜分别将端头
插进自己的小屄;另一端的两个端头,上官蓝先将粗大的鸡巴插进自己的小屄,较细的一根则蘸了阴部的淫水,小
心翼翼地插进了自己的屁眼,这样一来,三个女人就被连接在一起了。
  徐娜笑道:「以前咱们仨也经常搞这种同性恋的事,可今天还是第一次三人同时操屄呢!」
  黄小霞也道:「可不是嘛!虽说姿势有点别扭,可毕竟咱们姐仨是一起操屄了。多亏了大嫂买的这个好宝贝,
我喜欢极了,以后要好好的多玩玩。」
  上官蓝笑道:「我倒是觉得,姿势越难,越有挑战性,玩得才越过瘾,以后只要习惯了,会更好玩的。」
  黄小霞和徐娜都连连称是,于是两人慢慢挺动下身,让那插在自己屄里的鸡巴带动抽插,将另一端的两根鸡巴
在上官蓝的小屄和屁眼里抽送着。黄小霞在徐娜的身后,就抱紧了徐娜的身子,双手伸到徐娜胸前玩弄着她的奶子,
徐娜索性将身子转过来,变成和黄小霞面对的位置,两人笑嘻嘻地搂紧了对方,一边亲着嘴,一边四乳相贴,摩擦
不已。
  上官蓝屄里和屁眼里鸡巴的抽插,使得她得到双重的刺激,被操干的同时,双手在自己的乳房上用力揉搓着,
以缓解阴道和屁眼内一阵阵的快感。不一会,三个女人都达到了忘我的境界,享受着一阵又一阵快感的高潮。
  黄小梅一进家门就看见了精彩的一幕,只见父亲黄威和哥哥黄小东正一前一后在操母亲冷淑芬,三个人全都一
丝不挂。冷淑芬在地上撅起屁股,哥哥黄小东正挺动着粗大的鸡巴在母亲的屄里来回抽送着,而父亲黄威则站在冷
淑芬面前,把鸡巴插在妻子的嘴里操干。
  小梅见此情景,笑道:「我说咱家的门怎么关得这么紧呢,就知道你们没干好事,原来是哥哥回来了呀!哥,
你一回来就操妈的屄,真是孝心哪!怎么着?还俩人一起操,这姿势简直就是强奸啊!」
  黄小东边操边说道:「你还不知道咱妈吗,就喜欢这口儿。再说了,你用词也不当啊,这不叫强奸,这叫轮奸。
哈哈!」
  黄威一见小梅回来了,就像饥饿的猫见到了腥味十足的鱼,嘴里说着:「我的宝贝闺女回来了,儿子,你操你
妈的屄吧,你妈就喜欢叫你的鸡巴操她。这回小梅回来了,我就操小梅的屄。」说完,从冷淑芬嘴里拔出鸡巴,一
把搂住正在脱衣服的小女儿,嘴里叫着:「爸的宝贝女儿,你回来得正好,可把我想坏了。来,让爸操操你的小骚
屄。」说完,那胡子拉茬的嘴巴已经亲到女儿漂亮的脸蛋上,大手也伸进小梅的衣襟,在她的胸脯上摸了起来。
  小梅笑着半推半就着,说道:「爸,你干什么呀,人家还没脱衣服哪,不要嘛!老爸,嘻嘻,看把你急的,好
像没操过女儿的屄似的。再说了,你们操你们的呗,别把人家也扯上啊!」嘴上这么说,却把那娇艳欲滴的红唇向
着父亲那布满毛茬的嘴巴迎了上去,小手也抓住父亲那淫水淋漓的大鸡巴搓揉起来。
  冷淑芬嘴里没了鸡巴,也开口道:「小梅呀,你快叫你爸操操吧!妈一个人可受不了这爷俩的祸害了,身子都
快给他俩干散架了,屄都快给他们操烂糊了。你回来得正好,救了妈一命,要不妈非叫这一老一小俩牲口给操死不
可。」
  黄小梅笑道:「你还不是乐意吗!对了,妈,你们玩多久了?」
  冷淑芬道:「都快两个小时了,我都泄了三回了,他们的鸡巴已经在我屄里轮了五、六遍了,还是不射精,真
是要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