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丧尸末日的变态色魔】(01)作者:piaoyan9
【丧尸末日的变态色魔】(01)作者:piaoyan9
字数:7358


        第一章,误入魔窟的少女

   「进来!」把那个女学生拽进别墅的大门,我用最快的速度把门关好,然后 把一张沙发堵在了门后。

   别墅里,有些凌乱,一些家具上还沾染着不知道是什么人的血迹,而那个被 我拽进来的女孩此时正浑身瘫软的倒在地上,一边看着我,一边大口大口的喘着 粗气。

   「这,这里,安全么……」在地上喘息了足足一分多钟,女孩儿这才算是理 顺了呼吸开口问话。

   「安全?这个世界现在还有安全的地方?」我的身体比这种娇弱的女孩儿可 是好了太多,并没有像她一样气喘吁吁,只是很随意的坐在那张用来堵门的沙发 上给自己点上了一根香烟。

   怎么?你想知道我们怎么了?哦,这个问题……不如说这个世界怎么了。丧 尸大家应该都不陌生吧,对,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生化危机,丧尸来了。
   这些丧尸跟电视里演的那些差距不大,动作多少有点迟钝,但是力气却不小, 而且很疯狂很嗜血。值得一提的是,如果不算那些染在衣服上的血迹以及那双标 志性的红眼睛的话,?他们看起来倒是和活人差不多,其实这样挺好,电视里那 种腐烂不堪的家伙实在是让人恶心到没有半点性趣。

   哦,亲爱的,你没看错,是性趣。

   事实上前天下午我出去找食物的时候就看到了那样一幕,一个壮汉把一个年 纪最多和他女儿差不多的丧尸小女孩儿压在公共厕所的马桶上操的那叫一个起劲。
   说实话,他这种行为我挺难理解的。哦,别误会,我难以理解的并不是他操 丧尸或者喜欢玩幼女,只是不明白现在那么多地方空着,他为什么偏偏选了厕所 这么个地方来玩。

   今天,多多少少有点意外吧,我没想到在附近那所大学里小超市的仓库里居 然会遇到这么一个女学生。虽然好几天没洗澡,一头长发显得干燥而蓬乱,不过 脸蛋还是挺漂亮的,身高在一米六到一米六五之间吧,比我低半头多,正是我最 喜欢的身高。

   胸脯大约有C罩杯,最让人意外的是这个妹子居然粉红色的休闲T恤下面配 的居然是短裙和黑色的丝袜,真不知道她在灾难爆发之前是在干什么,难不成是 打算去勾搭某个中意的帅哥么?

   走廊尽头的房间里,突然传来了一阵低低的吼声,原本一脸劫后余生模样瘫 坐在地上的女孩儿面部表情瞬间就凝固了,她颤巍巍的抬起一只手指向那个方向, 「丧,有,有丧尸……」

   「这世道哪里没有丧尸,有什么奇怪的。走廊最里面那个房间原本是这家孩 子的书房,现在用来关那两个孩子了。这什么世道,给有钱人家的孩子做家教, 还差点丢了小命,唉,不过那个女孩儿可惜了,今年才十五岁,长得不错,我很 努力了,才在没让她破损的情况下制服她。」

   破损,没错,是破损而不是受伤,丧尸嘛,就当成物品好了,也许在这个世 界还有秩序的时候会有些侮辱尸体罪什么的,可是现在是什么时候?人权都没了, 你跟我讲尸权?

   「那,她,她不会出来吧……」女孩儿依旧不放心的看着那个方向,显然, 在被关在仓库里的那几天,她已经吃足了苦头。

   「纠正一下,是『他们』而不是『她』,当然我也曾经希望只是『她』而已, 你要知道,无论是制服一对龙凤胎,还是喂饱他们,都比饲弄一个单独的『她』 要麻烦多了。」

   我说的轻描淡写,可是那个女孩儿的脸色却白的好像纸一样,「你刚刚说, 喂饱他们?」

   「是啊,喂饱他们,用一些不听话的女孩儿,比如说……」我突然俯下身子, 用右手捏起女孩儿的下巴,死死的盯着她那双满是惊惧的眼睛,「如果你不乖的 话,他们今天晚上就不用挨饿了。」

   「不,不!」女孩猛地挣脱了我的手,手脚并用的朝后爬去,声音之中充满 了惊恐。我不由的伸出舌尖在嘴唇上轻轻舔了一下。恐惧,是这顿美餐中不可或 缺的调味品,不是么?

   人在恐惧的时候,总是会毫无理智的做一些愚蠢的动作,比如说,在地上爬。 拜托,如果你要逃离我的话,用跑的不是更好么?还是说,你已经腿软的站不起 来了?

   扔掉手里的烟头,上前几步,一把拎住女孩儿的长发把她的头拽的向后一仰, 女孩发出了一声高分贝的尖叫,两只手在我的抓着她头发的那只手上不停的拍打 着。不过,当我把一把沾满血污的匕首递到她面前的时候,就如之前几个女孩儿 一样,她迅速的安静了下来。

   「别,别伤害我,你,你到底想怎么样?」女孩儿结结巴巴的问着话,两行 眼泪已经不受控制的从漂亮的大眼睛里流了出来。啧啧啧,看看这充满恐惧的小 脸蛋,多么让人心动啊。

   「怎么?不挣扎了?」我把脸凑到她的面前,为了尽量显得和善些,我还让 自己的脸上挂上了一抹微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我的微笑,她的面色反而 更加的苍白。

   「不,不了,你,你想让我做什么,你尽管说,只要你,别,别伤害我……」 她颤抖的样子就好像一只受惊的小鹌鹑,但愿,她的味道也会跟那小东西差不多 吧。

   「那,先告诉我你的名字,我不喜欢用『喂』或者『那个谁』之类的来称呼 我的客人。」伸出舌头,在她略有些脏兮兮的脸蛋上舔了一下,而这个小动作再 次让她尖叫了起来,好在,我用力拽了她的头发一下,她就很懂事的停了下来。
   「我,我叫林,林艺冉,是,是个大二学生……」女孩儿战战兢兢的回答着 我的问题。

   「林艺冉,这名字不错,我喜欢。」松开她的头发,然后用手掌在她的脸蛋 上轻轻拍了一下,「那么,第二个问题,你高潮一次,通常需要多长时间?」
   名叫林艺冉的女孩儿用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傻傻的看着我,似乎不太明白 我在问什么,或者说……是我的两个问题跳跃性太大了?好吧,如果是以前,跳 跃性确实很大,可是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那些「你是哪里人啊」「你喜欢听谁 的歌啊」「你用的是哪个牌子的化妆品啊」之类的问题还有意义么?我这个人, 最现实不过了。

   「怎么?我的中文说的很差,你听不懂?」带着血腥味的匕首贴在女孩儿那 因为呆滞而显得格外有趣的脸上,这个动作让她瞬间清醒了过来,连忙摇着头表 示不是那么回事儿,那可爱的表情,如果不是有匕首贴着她的脸蛋,她现在应该 是要不顾一切的远离我吧。

   「通常我向人提问,都要在十秒钟之内得到答案,造访这里的第一个女孩儿, 就是因为回答问题太慢,最后……反正我的学生都很喜欢她。」有些时候话说的 太明白就没有趣味性了不是么?反正她又不傻,我学生的叫声,她刚刚才听过不 是么。

   「我,我知道了,我我我,我没高潮过,我还是处女……」通常女孩儿说这 个的时候都会很羞涩吧,不过她没有,她的语速很快,就好像抢着回答问题,我 这当老师的会奖励一朵小红花给她一样。不过,回答个问题而已,为什么会有一 股骚味呢?

   「啧啧啧」我一边咂舌,一边摇着头,毫不客气的把手探进她的短裙摸了一 把除了少女肌肤的弹性外,就是一股异乎寻常的湿润感。

   当然,这个异乎寻常指的也并不是尿裙子这件事,而是她内裤上一些黏黏滑 滑的东西。有趣,真是有趣,看来,这一次我是捡到一个意料之外的好玩物啊。
   「啪」一巴掌狠狠拍在她的屁股上,夹杂在水响之中的痛呼格外悦耳。我用 一只手拎住她的后衣领用力拽了一下,「走,先跟我去把你的屁股洗干净,之后 要做什么,我再慢慢讲给你听。」

   呵呵,我似乎说错了什么。好像,不只是听吧……

  其实在末世中,人们可以选择的住处真的很多,可是我却每一次外出之后都 会回到这里。这当然不是我对这栋房子或者关在走廊尽头那间小屋子里的两个丧 尸有什么特别的喜爱,而是因为这里的配套设施。

   这个别墅区有一套备用的供水设备,虽然别的地方自来水已经没有了,可这 里却依旧有水,甚至,在浴室里还能放出热水来。

   那个漂亮的女学生林艺冉并不怎么听话,当然,也可能是还没习惯在地上爬 行吧,她爬得很慢,还有些磕磕绊绊的,嘴里不停念叨着要我放过她之类的话。 呵呵,这女人啊,有的时候还真的是天真的可以,好不容易弄到了一个称心的玩 物,谁会因为一两句话就放过呢?记得以前看《鼠胆龙威》里,那个代号「医生」 的坏人总爱说一句话,「人一定要靠自己」。我觉得吧,不管是作为我这样的坏 人还是她这样已经无所谓好坏的人,都应该把这句话当作至理名言。

   以前我们看到女孩子的膝盖上有乌青,总会取笑她们说她们的男朋友操她们 的时候太卖力了,把膝盖都弄伤了。其实那种说法是不科学的,除了挨操以外, 在地上爬行也会造成那样的乌青,所以我并没有催促她,慢就慢点吧,现在还不 到弄坏的时候。

   浴室里,很干净,完全没有外面那种凌乱的感觉,哦,虽然这里有一点淡淡 的血腥味,不过我也把那些东西收拾得很好。女孩依旧如小狗一样趴在地上。也 许吧,在末世前,很多女学生愿意为了钱而做出这种羞人的动作。末世前我没有 钱,现在也没有,不过那已经无所谓了,我有一把让她害怕的匕首,她就得乖乖 的听我的。

   浴缸旁边的墙上,有一个铁环,那是我弄上去的,铁环上拴着一根铁链,铁 链的那一头,则是一个狗项圈。「过来。」我坐在浴缸边上,冲她招呼着。
   「不,不要,求你……」林艺冉的颤抖就没有停止过,只不过之前让她颤抖 的是匕首,现在,却是拿在我手上的那个狗项圈。

   「你确定不要么?」我从地上的一个小盒子里,拿出一个鱼钩,说实话,这 浴室里最脏的恐怕就是这玩意儿了,上面积着一层血锈,注意,是血而不是铁, 上一个女孩儿也是不肯戴项圈来着,我就把这玩意儿接在铁链上,然后刺穿了她 勃起的阴蒂。啧啧,老实说,我并不喜欢那样,那个小肉豆是女人身上最珍贵的 部位之一吧,浪费了实在是可惜。

   「能,能不能别这样,我,你想要什么,我,我可以给你……」她苍白的面 颊上挂上了一抹红晕,显然,她知道我想要什么,当然,只是知道一部分。
   「哦?你有这种觉悟了?」我的嘴角再次微微翘了起来,这样的话,不妨, 我就来跟她玩个游戏好了。

   把鱼钩丢回盒子里,抬起一只脚来,用脚尖挑起林艺冉的下巴。女孩儿并没 有反抗,只是用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还好,虽然不知道她是不是很聪明, 但是至少,还算识时务。「这样吧,你今天好好的陪我一天,让我玩爽了,明天 这个时候,我就放了你。」

   「你……你说的是真的?」林艺冉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爽快的说出这种话, 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惊喜。

   「我没有骗你的必要。」把手里的匕首丢起来,再接住,「或者说,你觉得 你有其他选择的余地?」

   「好吧。」林艺冉用力吞了一口口水,「你想要我怎么陪你?」

   「怎么陪……」我的眼神在她的身子上扫了一遍,「先把你那块裹逼布脱下 来,骚逼的骚,指的是淫骚,可不是尿骚。」

   「额,啊?」可能是像刚才一样,我的说话风格转变的太快了吧,林艺冉一 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而在她反应过来之后,脸蛋立刻就被红晕所布满了。她垂下 头,一只手撑着地,另外一只手探进了自己的短裙下面,从裙子上的轮廓来看, 似乎是勾住了内裤的上缘,却舍不得拉下来。

   「我好像跟你说过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温热的水流哗啦啦的流进了浴缸, 我的身后此刻已经是水汽氤氲,匕首上那些血迹都变得有些湿润起来。

   林艺冉就好像做出了什么决定一样,咬了咬牙,狠狠地把那个已经被尿液浸 透了的内裤从她的屁股上拽了下来。

   人就是这样,做决定的时候往往是最难的,而当决定做出了以后,一切就都 变得顺理成章了,她从腿上拽下了内裤,然后认命的用鸭子坐的姿势坐在地上微 抬起头来仰望着我,似乎在等待我进一步的命令。

   我突然伸出手抓住她胸前的衣服把她拽的从鸭子坐变成了跪姿,脸几乎贴到 了她的脸上,用一种很平淡的语气说道:「摸摸你的骚逼,告诉我流水了没有。」
   有些人在恐惧、羞耻或者疼痛的刺激下会产生一种异样的性快感,而之前我 摸她屁股的时候很明显的摸到了一些粘液,也就是说,这个林艺冉其实是个M女。
   她不敢和我对视,微微的把脸侧到了一边,一只手伸到了自己的裙子下面, 摸了一把,然后把手掌伸到了我的眼前。她的手掌上,分明沾满了晶亮的粘液。
   「你就是这么回答我问话的?」我翘起二郎腿,其中翘起来的那只脚伸进她 的双腿之间,脚面刚好贴在她阴户的位置。为了跑动方便,我穿的是一双旅游鞋, 随着我的脚微微晃动,略显粗糙的鞋带在她的阴户上来来回回的摩擦了起来。
   「嗯……」林艺冉的嘴里,传出了一声难以抑制的呻吟声,却依旧没有回答 我的问题,是害羞么?我的脚尖迅速的一落一起,踢在了她的阴户上,女孩最娇 嫩的部位被踢中,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不过她却没敢做什么反抗的动作,只是低 下头用蚊子一样的声音说道:「流,流了……」

   「流什么了!」反手一耳光抽在女孩儿的脸上,林艺冉被我抽的险些栽倒在 旁边,不过她还是很快就在我面前跪好,用和刚才一样大的声音说道:「流,流 爱液了……」

   「爱你妈逼的液,那叫淫水!逼水!懂么!」说着话,我抓住了刚刚她摸弄 自己阴户的那只手送到她嘴边,「把自己的爪子舔干净。」

   「啊?这……」林艺冉显然没想到我会让她舔舐自己的淫水,迟疑了一会, 最终还是伸出舌头在手上轻轻的舔了一下。

   「骚不骚?」我问话的时候,送了她一个她似乎并不喜欢的微笑。

   「骚……」她的头再次垂了下去。

   「恩,你们这些女学生,一个个看起来光鲜亮丽的,可是他妈的裙子底下还 不是夹着一个骚逼,跟街边卖逼的妓女有什么区别!」我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 双手抓住她的肩膀一拧让她背对着浴缸靠坐在地上,双腿呈M字分开。然后找出 一根橡胶管子,接在一边的水龙头上,拧开阀门,清水从管口汩汩的流了出来。
   林艺冉就坐在那里看着我做这一切,却不敢有任何的反抗,不过她的短裙此 时倒是搭在裆部,成了她的遮羞布。我蹲在她的身前,拍了拍她的脸,「把裙子 拽起来,请你的主人玩你的骚逼。」听到我的话,林艺冉的脸上立刻涌起了一股 病态的潮红,甚至连脖子也跟着红了起来。

   「是。」她羞涩的用手拽起了裙子,把从没有被男人赏玩过的处女阴户暴露 在了我的面前,末了还很上道的说了一句:「冉奴,求,求主人玩,玩我的骚逼, 不用把我当人,骚逼就是主人的玩具,主人,随便玩,操,操烂它,都,都可以……」在林艺冉说话的时候,我看到她大张的双腿间那两片嫩红的阴唇居然一张 一合的动了起来,张合间,居然还有一小股略带乳白色的淫水从阴道口顺着会阴 溜了下去。

   「早这么乖不就好了?不过,你的逼太脏了,我得先洗洗再玩。」说话的时 候,我用手捏住了橡胶水管的管口,原本缓慢流出的水流立刻变成了一条纤细却 力道十足的高压水柱,向女孩儿的阴户冲了过去。

   「啊!」灼热的淫肉被冰凉的水流冲刷的一瞬间,她忍不住叫出了声来,紧 接着,面部就出现了一种痛苦与快乐交织的奇怪表情,手不但没有放开裙子,有 一瞬间似乎还想伸到阴户上去,只是不知道她到底是想挡住那些水柱,还是好好 揉揉自己的嫩逼。

   「翻身趴着,把屁股撅起来。」眼看着大腿内侧染上的尿液微黄已经被冲刷 了下去,我示意她翻身。这一次,并没有用我多费功夫,林艺冉快速的翻身跪爬 在地上,手扒着浴缸的边缘,把裙子撩到腰际,让那个雪白的大屁股对着我。不 知道是我眼花了还是什么,刚刚做好这个动作的时候,她似乎还对着我晃了晃屁 股,就像路边那些拿钱办事的婊子一样。希望你赶紧操她。

   「啪」,我扬起手来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淡红色的掌印迅速的在雪白 的肌肤上浮现了出来,此外,我还听到了一声有些变调的呼叫声。不过我不认为 那是疼得,这个姿势,她两腿之间夹着的那个骚逼可是完完全全的展现在了我的 眼前,那声叫声过后,我分明看到了一小股淫水顺着阴缝溜了下去,挂在了几根 乌黑的阴毛上。

   「臭婊子,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原来就是个欠操的货。」伸手捏住她的一 片小阴唇往旁边一拽,阴沟内早就满是淫水和泡沫,根本就看不清阴道口是否还 有处女膜的存在,不过两片阴唇倒是红红嫩嫩的,就算不是处,用的也不多。
   「我,我,不是婊子,不过,你……不,主人想操的话,随便操,我的……骚,骚逼……就是给主人操着玩的……」她说出这话的那一刻我真的是笑了,好 像我之前也没有说什么主奴之类的东西,更没有教她这些话吧,该说她是有天分 呢,还是说……她那张清纯的外皮下面藏着的本来就是个从精神到肉体都淫乱不 堪的烂货呢?

   水流开始在她的屁眼和阴户间来来回回的冲刷着,她的身子时不时的微微颤 动,可是这一次我们都知道,她并不是因为害怕。

   冲洗了足足有一分多钟我才停下,而她的上半身已经软的快要贴到地上了, 从旁边的小工具盒里拿出一个滴管头一样的东西接在橡胶管口上,用右手来回的 捏着,让它们贴合的更紧密点,左手中指在她粉嫩的阴沟里轻轻的勾弄了几下, 指尖上顿时沾满了粘腻的淫水,顺着阴唇向后滑,指尖在她的阴道口停顿了一下, 我能感觉得到她整个阴部的肌肉都在不由自主的收紧。

   用手给一个雏开苞?那岂不是暴殄天物?可是当手指带着一根银丝从阴道口 抽出来的时候我却真切的看到她摇晃了一下屁股,似乎是在做无声的抗议。好吧, 满足你一下好了。

   带着粘腻淫水的指尖狠狠地刺进了紧窄火热的肉洞里,那一瞬间,林艺冉的 整个身子都绷直了,屁股向前缩去,嘴里还大声喊着,「错,插错了……快拔出 来,不是那里……」她转过脸来的时候我看到她的眼角上都挂上了泪花?。
   「错?没错啊。」她的身子躲避的再快也没有我手伸的快,只是眨眼的功夫, 整根中指就已经插进了她的屁眼里,「清纯」女学生的表情真的是极其精彩,尽 管她带着哭腔不停的哀求我赶紧把手指拔出去,可是她那诚实的骚逼却在以比刚 刚更快的速度分泌着逼水。

   「怎么?不喜欢被人玩你的屁眼?可是你的臭逼说它很喜欢啊。」中指在直 肠内不停抠弄的同时,大拇指按在她红宝石一般的粉嫩阴蒂上快速的揉弄了起来。 于是女孩儿的求饶声中带上了一种让人骨头发酥的呻吟声。

   两分钟,或者更短,林艺冉嘴里的话从「不要」变成了「用力」,最后变成 了「嗯、啊」之类不明所以的呻吟声,两片粉红色的小阴唇已经彻底张开,从手 掌边缘可以看到粉嫩的阴道口好像喘气一样快速的张合并吐出一股股的淫水几乎 是从里面涌了出来,那粘滑的感觉让我几乎按不住她的阴蒂。

   按不住就按不住吧,我移开了左手的拇指,换成右手,指头曲起,对着她的 阴蒂狠狠的弹了一下,那一瞬间,林艺冉的身体再次绷直,一股更加浓稠的乳白 色淫水从她的阴道口喷了出来,而在那之后,她的上半身就彻底趴在了地上,只 剩下那个肥白的屁股还高高撅起在我的面前。

   「骚货。」浴室里,弥漫着一股淫骚的香味,她屁股下面的瓷砖上满是粘腻 的晶亮液体,有一些还挂在阴毛上没有完全滴落下去,成了一条条淫靡的丝线。
   我把手指从她的屁眼里抽了出来,不过紧接着就把刚刚装好了滴管头的胶管 插了进去。外面洗的差不多了,里面,自然也得好好洗洗……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