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他日晴空】(07)【作者:夜待风雨】
【他日晴空】(07)【作者:夜待风雨】
字数:53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 浴室颜射

  (另一处视角,时间推移到……)

  一个小时前。

  在送走男友宁空后,唐晴背靠在门上,感觉心里甜甜的,很满足,很踏实。
  就像她说的那样,她想跟宁空结婚,而且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越快越好。
  不过,在此之前,她还要赚足够的钱,用来作为结婚资金。因为对于她来说,她一向强势惯了,年龄又比宁空大,再出于心里对深爱之人的愧疚,所以很自然地,她就想要多照顾经济并不宽裕的宁空一些。

  然后……或许吧,她可能会偷偷去做一次处女膜修复手术,这样,她呈现在男友宁空面前的,才会是一个完美的晴姐。

  而在此之前,她真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宁空。

  如果让宁空知道,她并不如表面上所展现出来的那般清冷高雅、不可接近,别说早已经不是处女,就连阴唇那里都已经开始变色时……她已经不敢再想象下去。

  「小空,再等等我好么?」

  唐晴靠在门上轻声呢喃,须臾,她的眼中抹露出了一道坚定的光,「就快了。」
  ……

  有时候,越聪明的人反而越容易走进死胡同。就比如在这件事上,一向处事明断的唐晴,却意外的走了一条令人啼笑皆非的执拗之路。

  可唐晴不知道的是,宁空并不在乎她是不是处女,也不在乎认识前你唐晴都交过什么样的男朋友,只要两人真心相爱,那么就没有什么是跨越不过去的坎。
  可是唯独,宁空在乎的是,你唐晴为什么还要在恋爱期间背叛自己!为什么要去偷情?却还玩的不亦乐乎?特别唐晴你还披着一层清冷高贵的伪装,如此就形成更加不可挽回的心理落差,这对宁空的打击可以想象!

  而至于为什么,为什么都已经和宁空确立了关系,却还要和刘满贵私下乱搞?老实说,其中真正的原因,唐晴现在也有些拿捏不稳了。

  ……

  唐晴下身热裤里,丝袜所包裹着的内裤,先后遭到刘满贵和宁空的折腾,内裤如今早已经湿透了,穿在身上很是难受。

  唐晴这时从门上站直身体,想要脱下热裤,去浴室清理泥泞的阴户,不想这时包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她取出手机,看见来电姓名后,不由蹙了蹙眉。

  「你还打电话过来干什么?」唐晴不厌其烦冷声道。

  电话里很快就传来一道慌乱地男声,「唐姐,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那时不该说宁空配不上你的蠢话……我现在向你道歉,真诚地道歉!」

  唐晴冷哼一声,鄙夷道,「真没出息,我打了你那么重的一巴掌,你还打电话来跟我道歉?你还是不是男人?」

  「我……唐姐,我真的错了……」

  唐晴听到这一声,脑海里便映现出刘满贵那惊慌忏悔的黑瘦脸庞,冷笑的脸容这才缓了缓,转而质问出声,「你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道歉?」

  手机那边传来吞吞吐吐的话,「当然不全是,唐姐,我就是……还想问下,咱们那会约定的奖励还……还算数不?」

  要死了,这个刘满贵!

  唐姐心弦一紧,心里顿时将刘满贵骂了个通透。想刘满贵这时候打电话过来,聪明如她又岂会不知其中鬼心思?

  她本想严辞回绝,可是一想到待会儿那可能有的荒唐淫乱场面,腿间耻丘就不禁涌出令人悸动的淫液来,再加上宾馆里被宁空折腾的不上不下,紧紧夹住的双腿扭动摩擦着,竟有些情动了。

  手机里,安静了许久。只见唐晴将手机放在耳旁不说话,似乎心理很是挣扎,但很快,就听她低低道,「你过来吧。」

  「好勒!唐姐,我马上就到!」

  ……

  浴室方向传来的那声呻吟,渐渐变得零零碎碎,却再也没停过。

  我呆立在房间门口,脚下是一地散乱的内衣内裤,特别是那双黑色丝袜,裆部显眼的一块大洞,好像就在跟我炫耀着,刚才那个男人是怎样在这里,就在刚刚进门的这个地方,一边玩弄着晴姐浮凸有致的身体,一边用手淫荡地撕开丝袜裆部,然后手指直指晴姐的阴户深处。

  而那个男人,看地上的衣服,很明显就是晚上才跟晴姐闹掰的刘满贵!
  靠,这对奸夫淫妇!

  我已经忍无可忍!

  唐晴,你真是个骚货!明明刚才在宾馆里才跟我吐露过心声,说什么爱我,想要跟我结婚,可是我转屁股刚走,你就又跟这个男人搞在了一起?

  原来搞了半天,那一巴掌,你俩是合计着演戏给我看呢?把我当傻子给耍了?
  呵呵,浴室是吧?洗鸳鸯浴是吧?挺有情调啊?

  我当下怒不可遏,对晴姐的爱意以及许诺都随着这声细长呻吟统统抛向了九霄云外,我眼下只有愤怒,恨意,和对这俩狗男女的复仇之心。

  于是我悄悄地靠近,单身公寓房间很小,我没挪动几步,就已经来到了浴室边。

  从我这里看过去,只见透过半透明的磨砂玻璃墙,里面灯光水雾弥漫,水声淅沥。而我所处位置的斜侧方,磨砂玻璃上有两道几乎重叠在一起、一前一后的黑影不断晃荡,靠前的影子几乎已经完全挤压在了玻璃墙上,撩人心魄的呻吟一声声飘荡而出。

  「啊啊哦哦……嗯嗯嗯啊……」

  「唐姐,你今晚好骚啊……哦哦……这么想要吗?」

  「……住嘴……嗯……说好了只是洗个澡……你却突然插进来……谁给你的胆子?」

  「嘿嘿,我下次绝对不敢了……哦……好爽……」

  「……还有下次?嗯嗯啊……」

  「嗯啊啊啊啊!」

  可就在这时,晴姐突然发出一声高亢的呻吟,我走近浴室玻璃门前,令我感到大开眼界的是,这两人竟然连浴室门都没有关闭,就这样大开大合在里面做起来了。

  很好,这样就更方便我拍照录像了,我掏出手机,打开录像功能,而里面正在交合的两人对我的出现浑然不觉。

  浴室里水雾隐约,拍摄到的画面并不清楚。但通过我的眼睛,却能清楚地看到,在头顶莲蓬头的水洒下,晴姐一丝不挂、全身赤裸地被刘满贵后入抵在玻璃墙上,就像在公司厕间里那样,晴姐双手撑住眼前的磨砂玻璃,长发已经湿漉,胸前两团乳肉被挤压的溢出身侧跳动不停,而撅起的翘臀被黑瘦矮小的刘满贵肉棒抽插的「啪啪」作响。

  「嗯嗯哦哦……嗯嗯嗯嗯……」

  可晴姐尽管已经被干成了这样,但她还是尽量弯曲双腿,努力配合着刘满贵的动作。修长紧实的美腿沾染着细滚滚的水珠异常炫目,好一出湿腿诱惑。
  但即便如此,腿短矮小的刘满贵还是要垫着脚尖才能顺利插入身材高挑的晴姐小穴,他双手扶住晴姐的妙臀,喘着粗气挺动着粗长的肉棒,忽深忽浅,抽插不停,好似想到了什么,他感激道,「唐姐,说真的,你今晚能让我过来,我很感动……哦……好舒服……」

  伏在磨砂玻璃上娇喘的晴姐在听到这句话后,她睁着一双水雾弥漫的眸子像是失了魂般,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淡淡道,「嗯嗯……我只是信守承诺而已……说了给你奖励……嗯嗯……就一定会给……」

  「我知道,唐姐,今晚我一定会让你舒服死的……」刘满贵说着,抽离到阴道口的肉棒,突然狠狠插入,一插到底。

  啧啧,那么长的一根家伙,这下恐怕是要插进晴姐的子宫里了,虽然这只是一个荒诞说法。

  「嗯……」

  随着这次尽根没入,晴姐顿时仰起白皙的脖颈发出一声激昂呻吟。湿漉的发丝倾洒里,她欣长的湿身酮体微微一颤,翘起的妙臀好似在痉挛。晴姐那白皙高挑的水色裸体被男人的黑手把玩着,但她却没有任何表示,对刘满贵的突然袭击没有丝毫的呵责。

  「嗯嗯嗯嗯……就这样……好深……」

  臀缝间的肉棒再次抽插起来,次次到底,只见套子下粗黑的棒身一次次湮没在水渍泛起的穴口之间,晴姐满足地闭上眼睛,竟然享受起这样的全根插入来。
  「唐姐,你起来点身子……我要摸摸你的奶子……」

  刘满贵忽而说道,肉棒挺动速度放慢了些,他弯腰去亲吻晴姐漂亮白皙的脖颈。而晴姐闻言后睁开含水的美目,对于颈间的嘴,她将头歪向另一侧,露出颈下大片的白皙肌肤,以方便刘满贵更好的亲吻。

  而晴姐好似对刘满贵「奶子」这个粗俗叫法早已习以为常,她喘息片刻,便依言起了点身子,用手撑住磨砂玻璃,不让自己滑摔下去。

  「哦……奶子好软……」

  刘满贵见之,赶忙将双手从晴姐身下伸过去,一手一个抓住晴姐饱满秀美的双乳,一边抽插一边捏揉抓弄晴姐胸前胀起的两团乳房,粉嫩的乳头早已挺硬地颤栗在雾气里。

  「哦哦嗯嗯……你要死了啊……轻点……胸要被你抓坏了……」

  晴姐蹙起秀眉,呻吟出声,她伸出一只手来到男人的手上,却是将刘满贵的手更加勒紧自己的乳房,几乎将乳肉都压扁了,唯有指缝间,露出在外、更加充血的乳头随着被操弄而抖动不停。

  刘满贵索性就用指缝夹紧晴姐的这个乳头,另一只手则直接握住另一边的乳房,手指挑弄那另一个樱桃,他这时将满是口水的嘴巴从晴姐的脖颈间撤离,稍稍直起身子,再次加快了抽插。

  「嗯嗯……还要再快点……快啊……」

  抽插了一阵,然而晴姐对于这样的速度还是不满意,她似乎已经彻底陷入了情动的漩涡里,长发披散里她扭回头去欲求不满道。

  刘满贵见状,只能将双手也从晴姐的双乳上恋恋不舍抽离,这次身子彻底直立,刘满贵扶住晴姐的翘臀,开始卖力狠插,很快就干的晴姐呻吟不止。

  「嗯嗯啊啊啊……就这样……要到了……啊啊啊啊啊……」

  这样干了有数分钟,晴姐终于抬起雪额,大声呻吟起来。刘满贵的喘息也越来越粗,他保持着抽插深度,速度却越来越快,晴姐股后开始泛起啪啪连声的臀浪,双手越撑越高,很快就又全身伏在了磨砂玻璃墙上。

  「我也要射了……哦……」

  「啊啊啊啊啊……」

  刘满贵粗吼一声,随着晴姐全身的一阵深深颤栗,挺翘而起的臀部泛起迷人的红潮,淅沥沥的水声下有一股水流自两人交合的肉棒与小穴的缝隙间流淌下来,也不知是头顶的花洒还是晴姐流下的淫水。

  晴姐在刘满贵的干弄下高潮了。

  「哈啊……哈啊……」

  少时,晴姐眯着慵懒迷醉的双眼,浑身没了力气,伏在磨砂玻璃上喘息。而身后刘满贵还没射精,见晴姐这幅高潮诱人的模样,突然不知哪里来的胆子,他在狠狠抽插了数百下后,急忙拔出了肉棒,喘着粗气道,「唐姐……快……我要射在你的脸上!」

  看到这一幕,我扶住手机录像的手一抖。即便我对晴姐早已心如死灰,但在见到刘满贵做出这样的动作时,还是心中一跳!

  浴室里,只见刘满贵在抽出肉棒后,似乎在极力忍受着射精欲望,他赶紧将粗黑肉棒上油光发亮的套子扯下,去拉晴姐那正沉浸在高潮余韵中软绵绵的赤裸身子。

  而晴姐好似并没有意识到刘满贵想干什么,她轻松被刘满贵拉的转过身来蹲了下去,一点儿反抗的欲望也没有。晴姐那迷离着水波的杏眼,在见到一根坚硬发烫的粗黑肉棒怒吼吼递上来时,她下意识的就伸出葱玉般的白玉小手,一手握住肉棒棒身,随即在刘满贵「啊啊」的呻吟下引导着套弄起来。

  「唐姐……唐姐!」

  被晴姐白如玉脂的小手包裹套弄,刘满贵喘息不停,很快,坚硬的肉棒一阵充血猛跳,下身亦是开始抽搐不停。这才刚刚有所反应的晴姐猝不及防,只见被她玉指套弄的肉棒龟头顶端,一股股浑白精液如子弹出膛,悉数射在了晴姐脸上!
  「嗯啊……」

  晴姐不禁呻吟出声,下身的小穴竟然又有汩汩淫液流淌而出。

  而粘稠的精液,在刘满贵舒服的吼声里,射在了晴姐大睁的美目上,射在头发丝上,射在美丽的琼鼻上、脸蛋上,甚至就连那呻吟出声、轻启微张的樱檀小口,也被射入了少许!

  恶心的精液,很快就开始顺着晴姐那精致滑腻的脸部肌肤流淌而下,又有少许流进了晴姐的樱桃小口中。

  我麻木地看着,在心疼刚刚弥漫开之际,就又咧起嘴角冷笑,在手机上按下了录像停止键。

  呵呵,干吧,随便干吧!

  这些,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趁着浴室内两人还未发觉,我转身小心走开,往晴姐放杂物的那间杂物间走去。

  没错,今晚我就准备潜藏在那里,然后目睹这对奸夫淫妇到底还能够荒淫到什么地步来。

  「刘满贵!是谁允许你射在我脸上的?你竟敢射我脸上?」

  这时,身后浴室里传来晴姐这娇叱的一声。但我不确定,晴姐嘴中被侵入的那些精液,她有没有吐出来。

  「对不起唐姐……我……我以为可以,就像以前一样……」

  以前?这短短两个字,却一下就包藏了太多太多的讯息。以前?那究竟是怎样一副令人作呕的画面?我冷笑更甚。

  「以前?你意思是,你还想射我胸上?射我嘴里?甚至射我这里?」晴姐的声音咄咄逼人。

  听得出来刘满贵害怕了,声音都有些颤抖,「唐姐,我不敢……」

  「谅你也不敢。」浴室里晴姐话音一顿,重重哼道,「没出息的男人!」
  「你快出去,我要洗澡!」

  最终,在晴姐的最后通牒下,耸拉着肉棒的刘满贵被从浴室里赶了出来。而这时,我早已经藏在了杂物间的纸箱堆里。杂物间很小,连门都没有,只有一个后来加装上去的拉缩式玻璃门。

  当然,此刻玻璃门是打开的,杂物间里黑灯瞎火,我并不担心会被发觉,其实就算被发觉了又能怎样?

  而这时,我发现赤身裸体的刘满贵经过了杂物间,似乎是往门口去了。然后在浴室飘然而来的水声中,我隐约就听到一阵悉索的穿衣声,随即又听到一串钥匙声响,很快房门被打开,然后再被关闭。

  不是吧,刘满贵难道回去了?

  我心中没来由一喜,却又有着一丝失望,心想刘满贵难道被晴姐的一番斥责,升起了男人的自尊,愤然而去了?

  然而,没过多久,就证实了我这想法的荒谬。只听房门再次被打开,鬼鬼祟祟进来的人依然是刘满贵。

  只是刘满贵在经过杂物间时,我看到他手上多了一件紫色的女式内衣。而那内衣款式,虽然就只瞄了一眼,但我还是看出了它是有多么的性感撩人、多么的荒淫糜乱!

  如果我猜的没错,这正是刘满贵晚上在公司厕间里所提到的,那件他专门为晴姐所买的情绪内衣!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